乐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情感 > 爱情 >

紫藤花影里的曾小影

时间:2010-04-21 00:35来源:意林 作者:纤手兰花指

曾小影走进来时,是秋天,但我们却嗅到了紫藤花香。

曾小影浅浅一笑,修长的手指捏一支粉笔,“曾小影”三个字,展现在黑板上,如三个洁白的花骨朵,在我们眼前盛开。

“耶,人美,字更美!”刘小浏夸张地笑,我们几个高个儿,也哈哈笑起来。

可惜,美丽的曾小影并没有被我们的气焰镇住,而是老练地一笑,一弯腰,道:“谢谢,可‘美’这个词太抽象了,谁能来一段对女孩的美的形象描绘吗?”

一时,我们傻住了,没有一个敢站起来。

曾小影仍笑,浅淡如菊,用鼓励的眼光望过来,大概看我蠢蠢欲动吧,目光落在我的脸上,亮了一下,一点头。我站起来,道:“最是一低头的温柔,恰如一朵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

曾小影伸出大拇指,赞一句:“背得不错,真了不起!”一句话,一个动作,让我一脸得意,也让刘小浏他们一脸妒忌。

哼,谁让你们不认真学习语文,后悔了吧。我心中暗暗得意。

2

我们是曾小影的“粉丝”,每天,翘着头盼望着语文课。

我们爱听曾小影的笑声,还有曾小影的语言,尤其回答问题时,曾小影会眼睛一眨一眨地望着我们,抿着红红的唇“嗯”一声,一笑,然后,拍拍回答问题的学生的肩,让其坐下。

那“嗯”很好听,也如紫藤花香,朦胧而婉约。

于是,到提问时,我们会争先恐后地举手,没有被叫到的,心里会特不舒服。我被叫的次数较多,每次,曾小影都会“嗯”一声,一笑,拍拍我的肩,很轻很柔。

我骄傲地调转头,巡视一下四周,如一个得胜的将军,坐下,腰挺得更直了,头仰得更高了,气得同桌刘小浏说:“小心,头仰过去了。”

当然,我们也问曾小影一些我们急于想知道的问题:“老师,我们叫你姐姐好吗?”

“好啊,我一下子多了这么多弟弟妹妹,真幸福。”她笑,一脸阳光。

“老师,你有男朋友吗?”冷不丁的,刘小浏蹦出一句话。

我们眼睛都望着曾小影,心里,很是忐忑,怕她点头,可又不相信美丽的曾小影会没有男朋友。这么美的曾小影怎么能没有男朋友呢?

她脸红了一下,一笑道:“有啊,所有的男同学都是我的男性朋友啊。”

我们都高兴,高兴中,有些失落,因为,她眼里流淌着温馨。我们知道,有一个家伙,一定抢着做了牛粪,让曾小影这样一朵鲜花,插在了上面。

我们的心中,袭上一丝少年的忧伤,尽管,我们是曾小影的“男朋友”,可仍失落。

3

刘小浏负责给我们班级送信,因此,他的消息很是灵通。

这小子,最近特别让我们烦,不报好消息,专报不好的。

“曾小影老师送信了,信上还画着丝带呢。”他说。

“小影老师收到一封信,笑得一脸阳光。”他很神秘地告诉我。

我们在心里,更暗暗恨那个给曾小影写信的小子,那家伙一定幸福地跳迪斯科了。我们暗地里发誓,好好学习,将来和那家伙比比能力的高低。

一次,曾小影接到信,拆开,流了泪。刘小浏跑来,一脸愤怒地告诉我们,立马,我们愤怒了,我一脚踢在一块石头上,仿佛那块石头就是曾小影的男朋友。

我们去曾小影办公室,曾小影门关着。

轻轻敲门,一声“请进”,我们进去,曾小影眼圈有些微微的红,我们怒火更旺了。

刘小浏问:“老师,是不是你男朋友惹你生气了?”

曾小影听了,愣了一会儿,“噗哧”一声笑了,说什么啊,不是这么回事。然后,劝我们去上课。我们无奈地走了,私下里商量,由我写信,给曾小影的男朋友,告诉他小子,别身在福中不知福,多少人想得到我们曾小影老师的爱都得不到呢,千万别把自己当个人似的,惹我们的曾小影老师不痛快。

信写好,没地址,刘小浏自告奋勇,去偷盗那封信。

以刘小浏的贼溜,那封信顺手拿来,我们打开一看,瞪大了眼。原来,信是一个被曾小影资助了的学生写来的,信的内容充满感激,很有感情,让人读了,感动不已。

曾小影那次落泪,不是伤心,是感动。

4

我们于是责备刘小浏,说他傻瓜,现在恋爱,谁还鸿雁传书呢。

“那用什么?”那小子傻得不可救药,问道。

“手机啊。”我点拨着刘小浏,白了他一眼。

事实证明,我的智商,比刘小浏不知高了多少倍,经过深入细致地观察,我们发现,曾小影爱打手机。她有一款很好看的手机,小小的,红色的,拿在手中,如一件小小的艺术品。

经常拿着那个手机,她打电话。

在校园后边的走廊中,一架紫藤花,到了春夏,一片珠光宝气。曾小影在珠光宝气的紫藤花中,如一只紫色的蝶儿,很好看。

她拿着那个手机,放在耳边,侧着头,一脸的幸福和微笑。

“一定是的。”我们心中,为自己的发现感到兴奋,同时,又弥漫着一种失望。我们派刘小浏去偷听,谁让那小子手脚滑溜呢。

(责任编辑:jpc)
赞助商链接
每日重点推荐
  • 裸婚之后

    杨露起床时,何一伟已经把早餐放到餐桌上:两个煎鸡蛋,两杯热牛奶。洗漱完毕,杨露坐...

赞助商链接
一周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