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情感 > 亲情 >

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时间:2016-03-14 09:03来源:网络 作者:苏尘惜

 

屋子里空荡荡的,沈姨不在家,手机落在家里,估计她又去了昌平常去的那些地方。两个月前昌平去世,从此沈姨就跟丢了魂似的,整个人心不在焉,我真担心她出事。

到几个熟悉的地方找,都没有找到,最后我在派出所门口发现了她的踪影。她在马路对面一动不动地站着,眼睛直愣愣地瞅着派出所。这是昌平原来工作的地方,沈姨最近隔段时间就会转悠到这边来。

“沈姨,天凉,回家吧。”我上前劝她。

“再等一会儿,你说,昌平会不会忽然出现啊。”她神神道道地说着,我陪着她站在那儿许久。在天空下起蒙蒙细雨的时候,沈姨才肯挪动脚步回去。

似沈姨这般崩溃的情绪,在昌平刚去世的那些日子里,我也有过。只是现在已过去两个月,我渐渐从悲伤中走出来,可沈姨直到现在也难以释怀。昌平是我的未婚夫,也是沈姨的独生子,正当我们全家人欢欢喜喜地准备婚礼的时候,传来他执勤时发生事故去世的消息。沈姨当晚就心脏病发作进了医院,我在医院走廊整整呆坐了一个晚上。

当时的我精神颓靡,而比我更崩溃的是沈姨,因为她身边只有昌平一个亲人……

家人和朋友都劝我别待在那儿了,毕竟我和昌平还未领证,继续待下去怕是对我以后的婚嫁都有影响,而且我和沈姨在这间原本要变成婚房的屋子里,总是会想起昌平。

还记得一周前,因为要出差好些日子,我向同事借了一个比较大的行李箱,那天拖回家后就放在角落里。沈姨时不时地瞥一眼那只箱子,直到吃完饭,她才有些沮丧地问我:“朵儿,你要走了吗?房子找好了?”她眼巴巴地望着我,好像我马上就要离开。

“没有,就是出差几天。”

她显然是不信的,继续自言自语地说:“走是应该的,陪着我只能徒增你的烦恼,姨真是拖累你了。”说着,两行清泪就从她的眼中流下来了。

我忙从一旁拿过纸巾:“姨,说什么呢,昌平要是听到了该多伤心啊,就算做不了你的儿媳妇,当个女儿也能孝顺你啊。”

沈姨看了一眼我,又看了一眼昌平的遗像,沉沉地叹了一口气。

我把昌平的网络账号、密码一并给了沈姨。沈姨学会上网以后,天天登录昌平的QQ,只要沈姨手机有电,那个头像总是亮着。我生日那天,昌平的头像忽然蹦出来说:“丫头,生日快乐。”

这完全是昌平的语气啊,那一瞬,我对昌平的思念喷涌而来,尽管我知道QQ背后是沈姨。她是在看完我们所有的聊天记录后,突发奇想模仿昌平的口气给我发了信息。

那天回去,桌子上放着一个精致的抹茶蛋糕,上面写着:“十八岁生日快乐。”

看到这句话,我的眼泪止不住地流。沈姨一定是看了昌平所有的日志,也记住了日志里所有的内容,因为其中有一句就是:我家丫头永远十八岁,多少个生日都陪你过。

“沈姨,谢谢!”想说很多感谢的话,可话到嘴边,只变成了简单的四个字。沈姨捂嘴偷笑:“我下次也过十八岁生日。”

我已经记不清有多久没看见沈姨这般释怀的笑容了,她终于开始试着走出阴影。我无比宽慰,把蛋糕吃得干干净净——沈姨的心意,我不能辜负。

点击下载__乐读APP(Android)__每天更新好文章

乐读APP二维码

(责任编辑:Mickey)
教育搜
每日重点推荐
  • 当我死去……

    我们从来就没准备好,死亡来的永远不是时候,当它到来时,你可能还有许多想做的事情没...

赞助商链接
一周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