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人生 > 人世间 >

稻村先生

时间:2016-03-28 16:56来源:网络 作者:唐辛子

在我的日本邻居中,稻村先生是极为热情开朗的一位:身体壮啊,晒得有些黑红的脸显得很健康。

年过六十的稻村先生,在退休前一直从事葡萄酒的销售工作,曾多年常驻欧洲各地,因此不仅说得一口漂亮流利的英语,还弹得一手好吉他。

我们这个住宅小区的地势,是一个缓缓上升的斜坡,我家在斜坡的中上方,而稻村先生的房子,则在斜坡的中下方,正对着我家二楼的阳台。

夏天的时候,我站在阳台上可以看到稻村先生和他的“烧烤家宴”:他和家人朋友一起,在自己家的露台上烧烤,边喝酒边弹吉他,唱一些不知所云的歌,那完全不像一个65岁的退休老头儿的生活。

我很少看到稻村太太,大部分时间都只看到稻村先生在他家的院子里忙忙碌碌。热爱旅游的稻村太太经常和好友们一起结伴远行,而退休后爱上园艺的稻村先生则在自家的院里院外种满鲜花。

“喝着葡萄酒,欣赏自己种下的玫瑰,人生最高境界。”稻村先生说。

日本人喜欢鲜花,每一户人家的院墙都一年四季鲜花朵朵,但这其中唯有稻村先生家的花开得最好最美,品种也最多。

爱上种花的稻村先生不久便自学成才考了一个园艺师执照。我知道这件事,是因为有一天在我回家时,收到一封来自稻村先生的报价单,稻村先生通过那份报价单告诉我:他可以极优惠的价格,每年一次帮我修剪我家院围的树枝,甚至包括我家门前的那棵大松树。

对此,我真是求之不得!

地上的杂草我可以自己拔,矮一点的树木我也可以自己剪,唯独那棵大松树令我头痛——尽管我一直自认也算是个“女汉子”,但“女汉子”害怕爬树。

而稻村先生不一样。他穿上白色的工作服,腰间别满各色修剪工具,几步一蹿就爬到大松树的顶部了——我站在下面仰脸张望,手心冒汗,双腿发抖。一边杞人忧天地祈愿着稻村先生千万不要掉下来,一边内心也生出一丝敬畏:我们中国人一旦年过四十,就说自己“老了老了”,而我眼前这位花甲之年的日本人,却还能如此生龙活虎地蹿上树。

我以为会爬树的稻村先生无疑极为健康。但事实正好相反。

那一次,我刚在国内度过了两个星期愉快的时光,回到日本家中时,稻村先生递给我两大袋我家的邮件,我则将从中国带来的一大包土特产送给了他。

他没有像往常一样欣喜异常,只是告诉我将要离开一段时间。

“也许是小别,也许是永别。”稻村先生笑着说。因为他被查出身体里有两处癌细胞正在扩散,必须住进医院去做手术。

“已经到了中期,所以它们需要修剪一下。”稻村先生在说这句话时,做了个修剪的手势,语气轻松得仿佛在谈论他栽培的玫瑰。

我看了看稻村先生的笑脸,也回报他一个轻松的微笑,说:“知道了,您尽量早点回来,我家的松树,每年都在等着您来修剪呢。”

点击下载__乐读APP(Android)__每天更新好文章

乐读APP二维码

(责任编辑:Mickey)
教育搜
每日重点推荐
  • 稻村先生

    在我的日本邻居中,稻村先生是极为热情开朗的一位:身体壮啊,晒得有些黑红的脸显得很...

赞助商链接
一周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