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人物 > 人物故事 >

詹天佑:中国人的光荣

时间:2012-11-29 15:54来源:互联网 作者:佚名
詹天佑:中国人的光荣
 
2008年是中国铁路建设飞速发展的一年,随着京沪高速铁路的开工、京津城际铁路的提前竣工,中国的铁路已经在总里程和运营水平上都达到了世界的先进水平。

回首一百多年前我们的祖先在铁轨上用骡马拉动火车的历史,不由得惊叹中国的百年巨变,而对于中国铁路来说,这一切都要从詹天佑开始。

詹天佑是第一位中国铁路工程师。在他的领导下,我国成功地建造了自己的第一条铁路—京张铁路。这是我国铁路建设的一座最伟大的里程碑。


从四书五经到留美幼童

詹天佑1861年4月26日出生在广东南海。他的父亲詹兴洪原是一个茶商,因英、法帝国主义的侵略而破产,只能靠种田维持一家生活。

詹天佑七八岁的时候,被送到私塾里读书,但是,他对那些“四书五经”不感兴趣,而是喜欢摆弄一些机械。他经常用一些捡来的小螺丝钉、小齿轮、旧发条做玩具,还用泥巴捏轮船、起重机,许多小伙伴都成天追着他一块儿玩。在上学的路上,他经常站在工厂外面,观看里面的机器、运货车,琢磨来,琢磨去,常常忘记了上学。有一天,他看着家中墙上的挂钟出了神。挂钟为什么会嘀嗒嘀嗒走个不停?为什么会打点?想着想着,他就动手把挂钟拆开,想看个究竟。可是,再想按原样装起来的时候,怎么摆弄也装不好了,急得他满头大汗。父亲看见了,虽有些生气,还是领着他到县里的钟表店,让他仔细看工匠怎么拆装钟表。

1871年底,詹天佑11岁,已经在私塾读书4年多了。父亲想在他念完私塾以后,让他去做工挣钱。就在这时,他的命运出现了转机。当时清朝政府派容闳到香港主持“选送幼儿出洋肄业”的招生工作,詹兴洪的好友谭伯村极力鼓动詹兴洪送儿子留学。谭伯村是中山人,很喜欢詹天佑,认为他聪明坚毅,将来定有所成,于是早早地把四女儿谭菊珍许配给了他,算是成就了一桩娃娃亲。詹兴洪自然重视亲家的意见,同时考虑到去国外留学事实上是走洋翰林的路子,很有前途,于是委托谭伯村带上詹天佑到香港报名,他顺利地通过了考试。

就这样年仅12岁的詹天佑随容闳乘轮船由香港出发抵达上海,在预备学校进行“番书”(英文)的强化训练。1872年8月,“乘桴浮于海”的日子终于来到,包括詹天佑在内的第一批学生30人远赴美国,开始了海外求学生活。


耶鲁深造坚定铁路理想

一开始,他进了美国的一个“诺索布寄宿学校”上小学,学英语。小小年纪,他就知道自己薄薄的英文底子是不够用的,于是像诵四书五经似的天天背英语单词,然后大大咧咧地拉上外国同学来聊天,加强会话能力。

1876年,他以优异成绩考取了纽海文中学。就在这一年,国内的第一条铁路,即吴淞到上海的小铁路,方才通车。而当时所谓读圣贤书的士绅们,看到这庞然大物,全都大惊失色。认为这怪东西破坏了山水,危及自家性命,居然聚众把铁路全部拆毁,将铁轨投入湖中。

真正激励詹天佑的也正是祖国贫穷落后的面貌。在一堂地理课上,老师在黑板上播放幻灯片,屏幕上出现了铁路、火车、满载的货物、肥沃的土地。老师开始讲解:这是19世纪70年代最新式的火车。目前,美国和欧洲已把它作为重要的交通工具……幻灯片换了,出现的是另一幅景象:贫瘠的土地、枯瘦的农民、老牛破车在缓缓地前进。老师说:“这样的车子、这样的速度,国家落后,人民贫穷……”具有强烈民族自尊心的詹天佑痛心而惭愧地低下了头。

下课以后,他依然坐在那里默默不语。一个美国学生走过来,对詹天佑说:“那老牛破车是哪个国家的?”詹天佑不予理睬,那个学生说:“高才生,怎么连这个也回答不出来?”詹天佑忽然站起来说:“是我们国家,但,那是暂时的。”“哈哈哈……”在一阵哄笑中,另一个学生说:“听说大英帝国在中国修了一条铁路,可你们的皇帝却硬说那是怪物,把它拆了,扔到河里去了。”“哈哈哈……”又是一阵哄笑。詹天佑怒视着这一群傲慢的洋学生,强忍屈辱,愤然离开了教室。

国内环境虽然如此昏暗,但詹天佑还是义无反顾地选择了被人“咒骂”的铁路专业。1878年,他在老师诺索布夫人和容闳的支持下,考取了美国耶鲁大学,进入土木工程系,就读铁路工程。他不是一个死读书的人,读书之外兴趣也十分广泛,表现出让美国同学惊异的学习能力和接受能力。课余时间,他阅读了大量具有民主思想的进步作家的文学作品。他还喜爱游泳、滑冰、钓鱼、打球等各种体育活动,特别喜欢打棒球,甚至一度成为中国留学生代表队—中华棒球队的队员。这支球队曾同旧金山附近的一支半职业队进行过一场表演赛,詹天佑的表现得到对手和观众的称赞,很多美国人都很震惊:长辫子的中国人、被称为“东亚病夫”的中国人,其实在球场上并不差呀!

詹天佑各科成绩都很优秀,特别是数学,曾获得数学奖学金。詹天佑是当年归国的105名留美学生中仅有的两位学士学位获得者之一,也是之后最忠于所学的人。

1881年,詹天佑决定回国,彼时的耶鲁大学校园里到处是音乐、鲜花、美酒,一派离别前的狂欢景象。可是詹天佑并没有去参加舞会,他来到老师罗索夫人的办公室,聆听老师的临别叮咛。罗索夫人说:“我衷心地祝贺你出色地完成了学业!”接着她拿起一只小皮箱,又说:“这箱子里装着修铁路的资料,是我多年来搜集的,现在就送给你吧。希望你能利用它,为自己的祖国作出贡献。”


“中国已经醒过来了”

詹天佑回到祖国时,各国势力在铁路上的割据已经造成了中国四分五裂,每个国家修的铁轨都不同宽。德国用标准轨、俄国用宽轨,有用米轨、还有用窄轨,甚至寸轨的。法国在这一问题上的表现尤为突出:在法国割据势力最强的云南省他们修成半轨,这样既省时又省钱。

从北京到张家口的铁路长200公里,是连结华北和西北的交通要道。当时,清朝政府刚提出修筑计划,一些帝国主义国家就出来阻挠,都想要争夺这条铁路的修筑权,进一步控制我国的北部。帝国主义者谁也不肯让谁,事情争持了好久得不到解决。他们最后提出一个条件:清朝政府如果用本国的工程师来修筑铁路,他们就不再过问。他们以为这样一要挟,铁路就没法子动工,最后还得求助于他们。就这样詹天佑的命运再次迎来了转机。

(责任编辑:jpc)
赞助商链接
每日重点推荐
  • 詹天佑:中国人的光荣

    2008年是中国铁路建设飞速发展的一年,随着京沪高速铁路的开工、京津城际铁路的提前竣...

赞助商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