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人物 > 人物故事 >

Dr.魏:做最特别的“科学男神”

时间:2014-10-27 22:18来源:网络 作者:张霖梅 王颖青
Dr.魏:做最特别的“科学男神”

在《最强大脑》的舞台上,被公众亲切地称为Dr.魏的北京大学心理系副教授魏坤琳被打造成了科学明星。他总是在观众惊呼选手的特异功能之后,冷静地用科学理论给出分析。面对“帅教授”的称谓,他一再强调,“娱乐的东西我不在乎,我也不在乎有名,我只在乎学术”。

收放自如的调皮学生

魏坤琳的父母都是普通工薪阶层,从小对他也没太多管束,平时交流多是日常琐事。学习是魏坤琳自己管理的,父母从不多加过问。

魏坤琳的调皮是出了名的。可是这个淘气鬼一旦碰到有趣的书,立刻就能安静下来。“家里那点儿书都被我翻遍了,翻了至少3遍。”当时家里的书不够魏坤琳看,每次去亲戚家,他肯定蹲在那儿找书看。而当时的魏坤琳“什么书都看”,连舅舅家工程类的书也会饶有兴趣地翻看很久。

初三时,有一段时间他上厕所时也看书,实在没书看了就抱着汉语字典或者成语字典进去。

成绩一直很好的魏坤琳却从没做过班长,一直担任副班长或者学习委员之类的职务。“因为我长得没那么正义,太调皮,班主任不让我当班长。”他笑,说自己是唯一不像班干部的班干部。

高中时,班主任曾经把魏坤琳从游戏厅里揪出来。虽然他总是和成绩不太好的同学一起玩,但是成绩依旧名列前茅。他的家离学校很近,经常放学了还在学校打篮球,班主任看到后老远就喊:“魏坤琳你还不回去吃饭啊!”

虽说调皮、爱玩,但是魏坤琳玩起来绝对收得住。“我自控能力极强。我去打篮球,玩游戏,再喜欢我也控制得住,因为我知道什么是最重要的。我最在乎的东西是自由,最喜欢干的事情就是学习。”学习不是书呆子式的学习,而是学对他的知识体系、认识世界有帮助的东西,“只要有帮助,不管是什么,我都会去学,都有兴趣”。

如同现在的大部分中学生一样,魏坤琳也会在意成绩,但是并不会在意太多,因为“知道终点线在哪里,前面都是有起伏波动的”,在现有的教育体制框架下,高考可能才算是中学阶段的终点线。

高考失利应该算是他受到的第一次大挫折,之前嘻嘻哈哈地在平坦道路上过得很是悠闲自在。“考完成绩下来我看了都不敢相信。”但他不会情绪低落,“挫折只会让我进入战斗模式”。

做人群中最特别的人

到北京体育大学报到时,父亲对他说:“以后的路就得你自己走了,我只能送你到这儿。”

在大学的第一个学期,魏坤琳就开始规划以后的道路,比如“要么研究生考北大,要么直接出国,最差也在本校读研”。

他并不太在意别人的看法,他说:“我从来不犹豫做人群中最独特的一个,毫不犹豫。”大一上学期时他考过了英语四级,准备第二学期继续考六级。但是在北体大,基本上没人会这么做,“他们觉得要是第二年能把四级考过就不错了”。

记得有一次上课,魏坤琳坐在第一排,后面的同学调侃他:“什么?你下学期真的要考六级啊?”他认真地回答:“对啊,你要是想都不敢想,那你肯定做不到。”

同学聊到他,有人说当时班级组织同学去郊区植树,他是唯一一个带着英语书晚上在灯下看英语的人。

北体大的课程整体来说比较简单,带着中学时代养成的自学习惯,魏坤琳上课也不怎么听,但是“可以说我是我们那个班或者学校唯一一个没有浪费时间的人”。有空,他都会自己看书,学学英语和计算机。

大学本科毕业后,他到美国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攻读硕士和博士学位。而他选择的研究方向是运动控制,因为他觉得这个研究“很酷”。

留学时,德国裔的导师和魏坤琳开玩笑,叫他“why”。一开始可能是发音问题,错将“wei”发音成了“why”。“但后来老师故意读‘why’,我纠正他了,他也没改,因为我老问他为什么。”

生活中魏坤琳也很喜欢调侃,学术方面也是,“我的特点是把比较辛苦的研究看作是在玩儿,因为我认为我做的东西很有意思。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没有压力”。

既然被称为“男神”,魏坤琳觉得自己多少也要注意一点个人形象:譬如穿着不要太邋遢,平日说话要少带点脏字。

参加《最强大脑》的几个月前,他已经预料到自己会被“偶像化”,私生活也可能会受侵扰。在他的提醒下,妻子把所有社交媒体上的个人信息删得干干净净,包括女儿的照片。

“现在,你们什么都搜不到吧。”他咧嘴一笑,流露出一点“瞧,你看我猜到了吧”的小得意。至今,爱八卦的粉丝只能搜到偶像非常有限的信息:已婚,妻子在清华工作,有一个3岁大的女儿。

(责任编辑:kily)
教育搜
赞助商链接
乐读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