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社会 >

金博士和“一同志”

时间:2017-10-26 15:03来源:网络 作者:郑元绪

又说马丁·路德·金。不是跟他过不去,而是金博士太伟大了,那些龌龊的事儿根本不该沾他的边。作为一个牧师,他不该去嫖妓和通奸;作为一个博士,他不该去抄袭和票Ⅱ窃。

近年好莱坞起用迪卡普里奥,拍了部电影《胡佛》。长大了的“杰克”演胡佛还是有点嫩,这个老谋深算的FBI局长,在任上陪过了八位总统,终生与共产党为敌。他使用各种招数包括窃听器,追踪民权运动领袖金,捕捉他同共产党联系的蛛丝马迹,却有了意外收获。在这场“猫鼠”游戏中,金博士游刃有余。胡佛胜券在握:丑闻一公布,金的威信扫地,民权运动即告夭折。他错了。当一场革命已经势不可挡,私德的亏欠便掩于洪流之下。媒体也一改逐臭的恶习,表现得出奇冷静。金博士如期出现在斯德哥尔摩,领取了诺贝尔和平奖;当晚他就招妓,对自己做了犒劳。

金博士的雕像是华人设计制造的,面容坚毅沉静,身后融于花岗岩巨石里。我望着这位伟大的人物,内心十分复杂。我景仰他,他改变了美国,影响了世界。“今天,我有一个梦想……”那响彻云霄的声音曾给我的人生巨大鼓舞。对于他的不良“嗜好”,我理解和宽容;但身为公众领袖,如此肆无忌惮地追逐私欲,这让我鄙视,鄙视这个卑劣的圣者。

我们生活在许多伟人的身影中。我尊重他们推动了人类文明的进程,并怀有深深的敬意和感谢;但这不足以令我顶礼膜拜。我知道他们不乏伟大的人格魅力,但也逃不脱人性的弱点,都有不可示人的一面。有的人或臣服于威权,或施虐于同类,冷漠,告密,残忍,怯懦……我们在历史的册页中看到的太多太多。一旦站起身来平视过去,一切便觉释然:原来伟人也同你我一样,都是人群中的一员。是我们给他们塑了金身,是我们一直匍匐在地。

就历史作用而言,凡人和伟人不可同日而语;但究其品格,有时也差不了许多,绝非天壤之别。只不过有的被耀眼的光环所笼罩,有的被无情的命运所戏弄。

有一个被戏弄了半生的人,名字叫“一同志”。他当然还有一个自己的名字,但在胡风反党集团材料里有封信提到了“苏州有一同志……”,这“一同志”就成了胡风分子,开除党籍和公职,戴上坏分子帽子去农场种地了——虽然他根本不知道什么“集团”,跟胡风也从没来往。坎坷的经历诸如吃鼠蛇充饥、运同伴尸体等等自不必细说,痛苦的磨练却丝毫未减其悲悯之心。当了一阵猪倌,与八戒诸兄情有戚戚,每回生离死别都不忍目睹。他研读佛书,批注日:行善者即佛,何待来生!在一次批斗会上,“一同志”硬不低头,一名副主任上前去按,用力过猛而使其眼镜跌碎。“一同志”的倔脾气上来了,坚持索赔。后来组织决定赔他一副,实报实销;未料他的回应铿锵有力:眼镜是副主任打坏的,怎能用公家的钱去赔?众人诧异:一向逆来顺受之人,何时生出了反骨?有些人看起来懦弱,其实骨头很硬。

胡风案平反,“一同志”苦尽甘来。他对朋友自嘲:“一生中牵攀进一件公案里,如果不说是充实了的话,至少也是点缀了自己的生活吧!”再后来,他出人意料地悬梁自尽,脚下几本杂志上放了一张纸条:“今年逾花甲,日难自理,活着徒然是社会和亲属的累赘,平添麻烦,还是先走一步吧。”参透生死,吾辈不及。边上一行附言:“期刊是资料室借的,请予归还。”了无牵挂,清白而去。

“一同志”乃愚钝之人,这种人在社会上往往被戏弄、被嘲讽、被遗弃,其实最应受到尊敬。他们的心灵足可与许多伟人比肩,甚至更美。

点击下载__乐读APP(Android)__每天更新好文章

乐读APP二维码

(责任编辑:Mickey)
教育搜
每日重点推荐
  • 都市夜归人

    这大约是去年此时发生的一件事情,算不上故事,我只能尽量凭着记忆把它叙述出来。 刚...

赞助商链接
一周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