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文苑 > 诗歌 >

马新朝的诗

时间:2012-10-02 16:53来源:网络 作者:马新朝
马新朝的诗

麦黄麦黄

五月的腰身,一闪进豫西南一带

麦子全黄了

这种从季节深处来的黄,相互搀扶

你从外边可以敲击出金属的声响

麦黄是一种紧急,骚动

村前村后的路

都绷紧了神经

鸟类发沉,更多的事物已经退回原处

腾出天空,太阳不断地增加着强度

场院已经收拾停当

原野像一位将要临盆的孕妇

麦鸟

箭一样射向空中

透明的玻璃房里,漏下它的

叫声

把麦子的话语传递给麦子

传递给屋檐下,那个

穿黑衣的老人

一支支被太阳点燃着的火焰

穿行于今年的农事间

使那些在田间劳作的人捉摸不定

这些来自农业深处的精灵

散发着麦子根部的潮湿,随着麦浪

流向远方

在白花花的天空

你只能听到它们流水一般的声音

却看不到它们的踪影

村前遇雨

雨走了以后又回来

她要带上我

她在村子里找到一脸乌黑的我

在我的手里放下一对银器

她纤细的手,牵着远处的羊群

把小草写的诗交给那些搬运雨水的人

燕麦扶着她的肩头站了起来

她对我说:你的腰要伸直,挺起胸膛

只是走了很短很短的一截路

翻过高坡

雨就不见了

杏花开了

山中的杏花开了

它们挣脱重重黑暗,开了

杏花里存在着某种答案

它翻身的动作,照亮了事物的边缘

杏花在一个老人的内心清扫着

说笑着

把随身带来的一些东西

还给老人。像一个个嘴唇

老人身上布满了杏花细小的声音

——它们落在泥土里,会转变成

别的事物,生长着

南方

北为阴,南为阳

可是,南方柔软得更像一个人性

可是,南方细雨得更像是昆曲里坐着的新娘

南方啊

抽象以南,叶绿素以南

由我村庄的指向和梦想构成

南方啊,玻璃的晶体,玻璃的声响

无边的阳光堆成了连绵的山冈

有一年冬天,我到了南方的腹地

在川埠广大的乡下,音乐着普遍的流水

植物们的舞步,释放出更多的南方

古桥头,站着巨人般的光亮

它穿过我的身体时

有玻璃般声响

竹篱笆

竹篱笆

温暖,安详

繁殖着光,绿,笑声

竹篱笆的门,永远向着旷野开

它从不拒绝

包括一只细小的蜜蜂

这些用细竹子和藤条扎的

用阳光和鸟声扎的——竹篱笆

被夏天的青秧子缠绕,泛着人性之光

它们爬呀,一直爬到我笔下

温暖着我的文字,我将用这些

暖性的文字,再扎一个篱笆——

在那里,我将细读

细读这些用竹子和藤条编写的

人类诗篇

上升

上升,上升

万物都在上升

看见的和看不见的

都在上升。地下的骨头

也以朽亡的方式上升,当它们

穿过地表时,与阳光融合,壮大

虫鸣和花朵,在上升,阳气在上升

人在上升。人上升的方式

就是放下,放下怀抱中的朽骨

放下重和原有的结论。你应该相信

阳光中透明的因子,确实能够改变

石头的结构,使它变轻,然后升腾

并为一棵老榆树,重新书写地址

阳光真好,它使原野临盆,鹧鸪啼鸣

阳光真好,它使村庄明亮,鸡鸣狗叫

因此,阳光里,一定有着

未曾谋面的亲人

细细的灯火

我看到灯火扭动它手中的钥匙

打开村庄的门

灯火坐在村子的中央

细细的光照遍了村北与村南

它把我大哥的名字,脸

放在潮湿的箩筐以及农具中间

我死去多年的父亲,被它唤醒

从门外缓缓走进来

它站在高处,向那些黑暗中伸过来的手

讲述着光明的原理和品质

大哥没有说出的话语,来源于这盏灯

灯的移动,牵动着村庄和季节的移动

阳光真好

阴雨过后

太阳复出,大地鲜亮

像换了一件新衣裳

阳光,在树叶上吐蜜,在池塘里

舞蹈,在蛙鸣声里欢笑

牛在踱步,羊在吃草

此刻,流水是一些长长的歌吟

原野旋转着花香

村庄安详,活着真好

此刻,篱笆墙外,鸟雀翻飞,暖风频吹

铺满野花的小径上

假若,走过来一只羊或是飞来一只鸟

那一定是某一个死去的人

重新复活

高大与细小

这就是无声的阳光

它不仅是一些高大事物的摇篮

——比如,山啊,海啊

(责任编辑:jpc)
赞助商链接
每日重点推荐
  • 提心吊胆地爱你

    现在可以告诉你了,小时侯 为什么不给你穿漂亮的衣裳 为什么剪了你的小辫留个男孩发式...

赞助商链接
一周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