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文苑 > 文苑漫步 >

生死搏杀

时间:2016-03-26 20:34来源:网络 作者:王淼

藏医散木旦除了给人看病,还得到山林里采药。每次出门,他都要带上牦牛扎科阿尼和藏獒柔桑吉。扎科阿尼是他的坐骑,柔桑吉可替他带路,万一遇到危险还能成为帮手。

六月的一天早晨,散木旦备好水和干粮,便骑着扎科阿尼,带着柔桑吉出发挖药材去了。

他们来到他念他翁山,散木旦将牦牛扎科阿尼留在山下,带着藏獒柔桑吉上了山。

他念他翁山上终年冰雪覆盖,生长着祛风御寒的雪莲。他们上山不久,便发现了好几株雪莲,洁白的花瓣点缀着雪山,秀雅壮观。

生死搏杀

两个小时过去,散木旦已采到那几株雪莲。正当他准备下山时,旁边突然传来柔桑吉愤怒的低吠声。散木旦抬头一看,不觉大吃一惊,只见一只体形高大的哈熊拦住了去路。哈熊脾气暴躁,力大无穷,是一种凶猛的肉食动物,平时以旱獭和鼠兔为食,在牧区还常常捕食牧民的家畜。它甚至连强壮的野驴、野牦牛也不放过,堪称高原一霸。

散木旦不由得握紧了药铲,忠实的柔桑吉则在一旁帮主人助威呐喊。然而,哈熊根本不吃这一套,只见它低嚎一声,扑了上来。散木旦转身想逃,哈熊朝他背上狠击一掌,散木旦便在雪地里连翻了几个跟头,药袋也被掼到一边。当哈熊再次扑上来时,柔桑吉勇敢地冲上去,从后面咬住哈熊的尾巴。哈熊负痛,不得不掉转头来对付柔桑吉,散木旦趁机连滚带爬地朝山下奔去。

然而,哈熊撵走柔桑吉后很快又追了上来,而散木旦手里只有那把一尺多长的药铲。当哈熊再次向他挥掌时,散木旦只得用药铲抵挡。可哈熊力大无穷,散木旦感到手臂一麻,药铲顿时飞出四五米远。哈熊接着又是一掌,他被击得身体腾空,跌到几米开外。

在这紧要关头,柔桑吉再次扑上来。哈熊受到干扰,愤怒极了,转身一连几掌,拍得柔桑吉“嗷嗷”惨叫。柔桑吉伤得不轻,一条腿被打瘸,竟躺在雪地里再也爬不起来了。

没有了柔桑吉的牵制,哈熊很快追上散木旦,它一下将散木旦扑倒在地,然后像烙饼似的将散木旦翻过来掉过去地连拍带抓,连撕带咬。不一会儿,散木旦身上的羊皮袍子已被撕得稀烂,他脸上身上伤痕累累,很快就昏了过去……

昏迷中,耳边忽然传来一阵“哈哧哈哧”的声音。散木旦睁眼一看,只见哈熊已放开他,正同一头雄壮的牦牛绞杀在一起。那不是扎科阿尼吗?

原来,当哈熊准备向他下毒手时,在附近吃草的扎科阿尼及时赶到,朝哈熊狠狠地冲去。哈熊受到攻击,不得不放开散木旦,同牦牛展开一场生死鏖战。

扎科阿尼低头摇角再次袭向哈熊。哈熊似乎早有预料,猛击一掌,扎科阿尼的肩膀上立即出现一道血爪印,它巨大的冲击力也被哈熊的这一掌引到一旁。而扎科阿尼这一角虽然顶空了,却毫不气馁,再次冲了过来。哈熊见它来势凶猛,哪敢硬抗,只得连连躲避。几个回合下来,哈熊身上有好几处地方被挑破,扎科阿尼身上也是伤痕累累。

面对扎科阿尼和哈熊间这场惊心动魄的搏斗,散木旦在一旁吓得连大气都不敢出。

这场殊死搏斗从午后一直持续到太阳西斜。扎科阿尼浑身是伤,到处是血。哈熊也伤痕累累,体力不支,它自知继续拼下去占不到任何便宜,只得悄然离去。由于同哈熊长时间拼斗,扎科阿尼早已精疲力竭。哈熊刚一离开,它便疲惫不堪地伏在地上,散木旦忙将它的头搂进怀里。

不知过了多久,散木旦被一阵响声惊醒。他抬头一看,只见离他们十几米远的地方,不知什么时候落下几只秃鹫,一双双贪婪恶毒的眼睛正虎视眈眈地瞪着他。突然,一只秃鹫一掠而起,在半空中划了个弧,猛地俯冲下来,一把抓掉散木旦的毡帽。

散木旦挥舞着拳头大声叫喊道:“我还没死,你们想干什么?”

听见散木旦的叫喊声,秃鹫不得不退去。散木旦趁机用双手撑着地面想爬起来,因为他明白,只有站起来才可免受秃鹫的攻击。他刚一使劲,浑身顿时拆骨般疼痛起来。原来,他在被哈熊攻击后,身上已有几根肋骨被击断,肩膀和脊背还在流血。秃鹫们见有机可乘,蜂拥而上,啄得他浑身鲜血直流。紧要关头,扎科阿尼“腾”地跳起来,朝秃鹫冲去,秃鹫不得不纷纷逃避。然而,无论扎科阿尼怎样驱赶,秃鹫仍像一群嗅到血腥的苍蝇一样就是不肯离开。扎科阿尼大约意识到处境危险,赶紧伏在地上,想让身负重伤的主人爬上它的身体离开这里。散木旦眼里顿时充满了泪花,他费了好大的劲才爬上同样伤痕累累的牛背。

点击下载__乐读APP(Android)__每天更新好文章

乐读APP二维码

(责任编辑:Mickey)
教育搜
每日重点推荐
  • 以己养鸟的悲剧

    庄子是个很有意思的人,经常讲一些很有寓意的小故事。他有个故事叫《鲁王养鸟》:昔者...

赞助商链接
一周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