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文苑 > 文苑漫步 >

《红楼梦》里的鄙视链

时间:2016-03-28 15:40来源:网络 作者:青烟

和地区鄙视链内陆—沿海—海外从里往外走模式不同,恰恰相反,红楼鄙视链是从外往里走,看大门.底层,其次守二门—扫院子—进房铺床叠被,最高端是屋里人,也即姨娘,是一个丫鬟所能想象并可能实现的终极奋斗目标。

根据鄙视程度不同,可以初步划分为看不惯—嫌弃—厌憎。

举个简单例子,史湘云自己时常做绣活到半夜,看不惯林黛玉自己不动手还要剪贾宝玉的香囊,妙玉嫌弃刘姥姥吃茶脏了杯子,王夫人厌憎晴雯轻浮勾引儿子。

《红楼梦》里的鄙视链

初级鄙视开启嘲讽,高级鄙视直接动手。所以袭人只能口头嘲讽林黛玉常年不做针线活,而王夫人直接把晴雯扫地出门。

都是为奴作婢,也分三六九等,家生子鄙视外头买来的,外头买来身价贵的鄙视便宜的,身价低的鄙视一切学唱戏改行的,尽管她们大多生得好,众人眼里已是风尘失足,哪怕当个丫鬟也有几分妓女从良低人一等的意味。

据统计,妙玉鄙视的人最多,嫌弃刘姥姥用过的成窑杯子脏了要丢掉,嘲讽宝玉喝茶驴饮,嘲讽黛玉不懂雨水和雪水的区别,是个大俗人,曾被王熙凤嘲讽“一问摇头三不知”的薛宝钗此次逃过一劫。但她不像其他人,今天看不惯这个土,明天看不惯那个穷,一个“俗”字贯穿了她的鄙视链,这种鄙视固然充满优越感,却不是嫌贫爱富,贫穷如邢岫烟,也曾引为知己,只以雅俗、品位论英雄。

已婚妇女代表王熙凤说贾宝玉“出门干正经事像傻子”和姐妹丫鬟玩又怕得罪人,男性代表兴儿反击“成天疯疯癫癫,每日又不习文,又不学武,又怕见人,只爱在丫头群儿里闹,没有刚气”,连鱼目都称不上的婆子也不甘示弱加入嘲讽,傅秋芳家的婆子评论他相貌虽好,里头糊涂,中看不中吃。

而刘姥姥则是被鄙视最多的人,出场以来先后被贾府以看大门小厮,王夫人陪房周瑞家的为代表的下人们,和以林黛玉、妙玉等人为代表的主子们鄙视,但作为鄙视链底层的刘姥姥居然也有鄙视对象,她看不起吃软饭没本事的女婿:有钱就乱花,没钱瞎生气,算什么男子汉大丈夫。

会说话的嫌弃嘴笨笨的不讨人喜欢,贾母说王夫人“可怜见的,不大说话,和木头似的,在公婆跟前就不大显好”,木讷的人又觉得会说话的人失之轻浮,王夫人厌憎晴雯:“一生最嫌这样的人,天天轻狂样儿给谁看,明儿揭你的皮”。

贾母以绝对优势站在顶端笑看众人,但身在鄙视链,谁也逃不过,怎么可能会有人幸免于难呢?第七十七回王夫人要用人参入药,遍寻不得,又往贾母处寻,贾母忙命鸳鸯称好送去。年代太陈效用大减,宝钗戏言人参再贵重也不过是药,“咱们比不得那没见世面的人家,得了这个,就珍藏密敛”,热心贾母一下子变成了没见过世面的人家,王夫人点头“所言极是”。

说了这么多都是隔空马后炮,有没有正面回应的嘲讽呢?湘云将戏子比黛玉率先开火,二人赌气冷战,湘云说林黛玉“是主子小姐我是奴才丫头”,黛玉反击湘云“是公侯小姐我是平民丫头”,以自嘲自黑的方式反击令对手无言以对。

但这些鄙视链里,也不乏悲悯之处,妙玉要丢弃的杯子被宝玉送给了刘姥姥卖钱度日,刘姥姥初上贾府,看大门的小厮们懒得搭理,又指错路作弄,却有一位年长的仆人站出来说,不要耽误她的事,何苦耍她。

红楼读者当然也有鄙视链,从研究角度来说,索隐派、考证派都觉得对方是垃圾。从拥护主角来看,拥林派鄙视薛宝钗收买人心两面三刀,有几个臭钱了不起啊。拥薛派嘲讽林黛玉敏感刻薄矫情做作,牙尖嘴利就你能说啊。二者互不相让,打成一团,拥云派微笑发表重要讲话:尘归尘,土归土,拥林二百五,道可道,非常道,拥薛大傻帽。横批,史湘云才是天命女主角。二线配角踩踏同行强行上位惨遭群喷。

点击下载__乐读APP(Android)__每天更新好文章

乐读APP二维码

(责任编辑:Mickey)
教育搜
每日重点推荐
  • 割雪的季节

    札幌眼下正是割冰的盛时。不,也许应该说是割雪吧。 今年的札幌,比起历年来雪都下得...

赞助商链接
一周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