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文苑 >

文苑

  • 愿有深情饵沧浪

    稀松平常地遇见流浪,来自一些犬,一些猫。 居住的高层小区的天台,一只流浪犬曾来小住,孤身独影,爱大把大把无穷尽的风。近百米高空,住在风里,不过问饥肠干...

  • 小鱼的执念

    小鱼看着母亲被捞上去,在船上被活活地划了一刀又一刀,填进辛辣的调料,在人们的欢声笑语中徒劳地挣扎,在滚油中死去。人类母亲夹了一口鱼,温柔地喂进儿子的嘴...

  • 疾病城市之拉穆那那城

    拉穆那那城是谷木城外围的七十七层疾病圈之一,这里的人患有失忆症,他们忘记了自己是从谷木城来的,以为这是一座独立的城市,并把它命名为环城,但是久而久之,...

  • 满城花开

    九月里江南细雨纷纷扬扬 蔷薇花开满青石板的小巷 微风拂过古刹钟声敲响 惊醒了鸟儿衔来杜鹃花床 廊桥古亭倒映在太湖中央 绵绵情丝缠绕淡淡桂花飘香 温酒一杯浅尝...

  • 如果月光偷饮了你的美酒

    如果月光偷饮了你的美酒,那么请相信,她肯定会还你一勺蜜。 那么多那么多的心事,你都放在心底,任凭它们发酵。用回忆的酒花和蜂蜜勾兑,你的心底便有了一坛美...

  • 美代子与导盲犬

    美代子是我的日本学生,她小时候因患病而变成了全盲,但脸上总是一副高兴的样子,至少作为她的老师,我从未见过她的愁容。按理说,全盲生可以上专门的盲人学校,...

  • 一只孤独的船

    一只船孤独地航行在海上, 它既不寻求幸福, 也不逃避幸福, 它只是向前航行。 底下是沉静碧蓝的大海, 而头顶是金色的太阳。 将要直面的, 与已成过往的, 较之...

  • 魅力

    今天是父亲第一次带卡佳上剧院。 父女俩第一个走进了剧场大厅。枝形吊灯、镶着红丝绒的包厢座位、若明若暗地闪动着光泽的大幕,使卡佳那颗隐藏在咖啡色外衣下的...

  • 一生里的某一刻

    那是某次坐火车回家。那列火车坐了无数次,连列车员都似曾相识。车厢里飘着暖烘烘的方便面、皮革,还有总是泛潮的地板气味。近处总是有人在剥橘子和低声聊天,远...

  • 不安

    我喜欢不安。 不安真好。内心有鬼,永远蠢蠢欲动。那个鬼,让你东不能逃、西不能避。那个鬼,唤醒你沉睡的心,即使心如死水,亦能不安。 但凡有灵性的女子,都会...

  • 结晶

    1 厌倦了都市的生活,有时真想躺在松软的泥土里,做一只蚯蚓。 或者一只蜗牛,在雨后的泥地上,慢慢爬。 人以其知觉自傲。但有的时候,我真希望我没有知觉,混沌...

  • 一个理工男的奇妙遐想

    1 满月的时候,在阳台上放一个碗,等一小会儿,就可以得到一碗月亮。把这碗月亮倒进西瓜汁里,你就得到一杯月亮西瓜。月亮冲淡了西瓜的甜腻,清凉可口。也可以去...

  • 大地

    在村庄的四周,是大地。某种程度上说,村庄只是海上的一座孤岛。我把大地比喻成海的平面是有依据的,在我的老家,唯一的地貌就是平原,那种广阔的、无垠的、平整...

  • 那年夏天

    在他的记忆里,那年夏天来得比往年早了些,5月刚过就又闷又热,窗外灰蒙蒙的天就像眼前历史老师严肃的脸。这节课讲的还是法国大革命,浪漫国度复杂冗长的革命史...

  • 一个人的暴风雪

    二十几岁的时候,一个人住过很长时间,工作也没有,白天黑夜连成一片,那轻飘混沌的迷幻错乱之感,在记忆里非常深刻,像是后来一切的保障实在不行就回去。这样想...

  • 首页
  • 上一页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下一页
  • 末页
  • 2063089
相关栏目
文苑每日重点推荐
  • 写给超级马里奥的信

    嗨,马里奥老兄,停下你不止息的奔跑与跳跃吧,让金币先在天空闪亮一会儿,让蘑菇先在...

文苑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