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文苑 >

文苑

  • 慢慢走,欣赏啊

    人可以分为两种,一种是情趣丰富的,对于许多事物都觉得有趣味,而且到处寻求享受这种趣味。一种是情趣干枯的,对于许多事物都觉得没有趣味,也不去寻求趣味,只...

  • 当J离开之后

    自从妹妹J去了美国之后,姬景每天早上都会接到母亲从乡下打来的电话。母亲的头一句话往往会问她过得还好吧,而她则迷迷糊糊地回答还行吧;接着,二人便没有什么话...

  • 传家金簪

    很多人都以为来当铺的客人都是经济有困难的人,其实这是错误的。他们中不乏富裕的人,他们上门不一定是要周转,往往是别有所求。 例如我的邻居黄老太太,她家从...

  • 秋天的心

    秋冥 何家英绘 我喜欢两句诗:山僧不解数甲子,一叶落知天下秋。山上的和尚不知道如何计算甲子,只观察自然,看到一片树叶落下,就知道已是秋天了。 现代都市人...

  • 酒店里的三只手

    我坐在普勒酒店大厅里的一张扶手椅上,翻看着杂志。这时,我面前一部电梯的门打开了,一位银白头发的老绅士握着手杖,跨了出来。我知道他,他叫斯塔维森,是名富...

  • 衣茧而行

    行走流年,哭过、笑过;爱过、被爱过;一厢情愿、一败如水;期望、不再期望;绝望、逃出绝望,饱经人世,长出厚重的茧衣,成为衣茧而行的人。 所以,从没有一无...

  • 与日月同歌(外一首)

    你走时,赠我一片沉默 好让我滋生无尽的思索 踏上一条生活的路 我又独自苦苦跋涉 以后的日子 我将用全身心来把握 生命中的每一个细节 只为了减少更多的失落 朝去...

  • 花开无语

    1 有的花白天开放,晚上睡觉;有的花白天睡觉,夜里开放。不同的花,睡眠的姿态不同;不同的花,睡眠时间不一样,睡眠时间的长短也不一样。还有的花睡着了,似轻...

  • 干年的徽墨

    想象中,徽墨是墨中女子,含蓄、细腻、内敛,像极了黄梅戏中的白娘子,水袖轻扬,典雅、美丽。 想象中,徽墨是墨中之王,温润、洁净、一尘不染,让人一握在手,...

  • 每一次走散

    如果我和家人走散了,警察叔叔会收留我的。 对此,我有切身体会。在5岁之前,我以夜不归宿出名。几乎每个月,我都要去拜访一两个派出所,或者从父母的眼皮底下开...

  • 最后一只狐狸

    我不止一次看到那只狐狸,在同一个地方。那时我不懂狐狸怎样狡猾,也没见过狡猾的人,对狐狸没什么坏印象。 第一次看到那只狐狸时,它已看了我很久。我当时在李...

  • 你死定了

    在小袁的心里,高贵冷艳是一个永远无法抗拒的类型。从初中到现在一把年纪可以做妈了,喜欢的还是那些看上去满身是刺的高贵冷艳男。 小袁无奈地解释,这个世界任...

  • 失窃的尴尬

    最后一口包子还没咽下去,她便伸手往衣兜里去掏钱。掏了半天没掏出来。钱包不知什么时候被人拿去了。她低头在地上找找,左右看看,然后讪笑着说:钱包被人偷去了...

  • 黑 影

    外公拎着凶恶的黑猫崽,胳膊尽量伸长,好躲它远些。外公告诉穗子,这是一只名贵的野猫,至少八代以上没跟家猫有染过。你看它的爪子,根根指甲都是小镰刀,给你一...

  • 狗的生存哲学

    狗成了人的帮手。在与人的共同生活中,狗慢慢地继续观察着人,也思考着。 人越来越强大,但也越来越孤独。人没有朋友。由于自私,人也不相信任何其他的动物,甚...

  • 首页
  • 上一页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下一页
  • 末页
  • 2063089
相关栏目
文苑每日重点推荐
  • 写给超级马里奥的信

    嗨,马里奥老兄,停下你不止息的奔跑与跳跃吧,让金币先在天空闪亮一会儿,让蘑菇先在...

文苑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