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原创 > 读后感 >

《西决》之东霓

时间:2014-05-05 23:28来源:乐读网 作者:轻子陌

前不久我和管管去看那个摆在校园的书摊,看到笛安的《西决》。我说我没有看过,她说她有。昨天她把书给我带来了。于是,昨晚我花了三个小时将《西决》看完了,看完之后很久没有睡着,一直在想故事的你我他,在想着那些发生在他们身上的点点滴滴。

我只想说说东霓,对的,不是《东霓》里的她,只是《西决》里的她。书里的她活灵活现,我甚至觉得自己看到了张爱玲,当然,不是在才情上。若要论才情,一个是天上,一个是地下。我想说的是她们的性格有那么几分相似,特别是那种对爱的匮乏,那种坚强,那种看到忍不住心疼的独立决然。这样不免让人想到姜喜宝,她说我一直希望得到很多爱,如果没有爱,很多钱也是好的。如果两者都没有,我还有健康,其实,我并不贫乏。很大程度上说,她们三个都是独立坚强的甚至有点决绝的女子。但是,喜宝要好很多,至少她没有惨然的孩提时代,导致她们三个性格上东霓和张爱玲更加相似。结局上虽然喜宝和东霓一样得到了很多很多钱,但是钱有什么用呢?买不来曾经的疯狂,买不来曾经的年少,买不来很多的爱。

东霓生活的家庭不幸福是导致她成为这样女子的奠基石。父母之间不断的恶语相向拳脚相加,互相搏斗,结果是这场战争无论谁赢了,在双方的心里都会产生伤痕。伤口还没好,又将之撕开,直到鲜血淋漓。两个人都痛苦,不得不互相折磨,以为这样可以减轻,奈何一直这样,甚至越来越痛。那么小的年龄就得不到一丝孩童应该得到的关心与爱护,得不到一丝宠爱。看惯了父母之间的那样争论,看到见怪不怪,看到冷然面对。我不知道一个人到底要受多少伤才可以成长。依稀记得某本书里曾说道,如果可以谁不愿永远不要成长,永远有人呵护着,宠爱着。可是,毕竟没有这样的命。渡边淳一说,女人在面对自己无法解释的事情的时候总喜欢拿命运之类的来抵挡。可惜,这真是命运。18岁,花儿一样的年龄,她有了孩子,不得不辍学去了表叔家生下一个叫雪碧的女孩。我不知道雪碧的父亲是谁,我甚至有点猜测是西决,因为东霓是喜欢西决的。纵使他们是名义上的姐弟。或许是另一个不负责的混蛋,谁知道呢?年少的时候,谁不曾傻过?谁不曾轻狂?有句话叫,青春的路上,谁没爱过一两个人渣呢?她后来去了新加坡,因为一个酒吧的经理说她会红,虽然,最后没有。我很难以想象一个人在异国他乡该怎样生活,或许她不曾思念那个满是鸡飞狗跳的家,但是毕竟是自己的家乡,再怎样也是有留恋的。留恋那些年的轻轻浅浅的温暖。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子,离开家,去了很远很远的地方。很清晰的西决说我忘不了,那一年,她对我说:“你知道吗?在新加坡的时候,有一回,有个客人一出手就给了1000美金的小费。要我给他们一桌人唱一个晚上。1000美金当然多,在新加坡也没有几个人能在一晚上赚到这么多。可是,当1000美金是塞在你的胸罩里面的时候,你才能真的明白,不全是钱的问题,这世上,真的有等级这回事。”一个人在那边我想真的这样的事情遇到的不少,可是她就说了这么一件。她那么坚强,坚强的令人心疼。她是嫉妒南音的吧,南音是三叔三婶的宝贝,是小叔西决的宝贝,他们都那么宠她,可以说南音得到了所有东霓没有得到的。她没有得到过父母的宠爱,没有人把她当宝贝儿,这些都告诉她,她没有资格任性,她必须成熟。书里说别人的心都是软的,她的心是硬的,因为是硬的所有一摔就碎。纵使她当父亲死去的时候都没有去,她对母亲从没好言好语,那又怎样呢?因为受够了伤,不敢再软弱,只有对外界紧紧地防备,在伤口里寻找成长的养分。那么像童话里荆棘鸟寻找到的那根最长最锋利的刺,只有刺进最深的胸脯,她才可以感受到温暖。如果可以谁不愿成为温润的玉呢?谁会选择成为一只刺猬?她的苦不只是在前面生活在一个暴力的家庭,而后她生了一个先天智力与问题的儿子--郑成功。

我真不知道生活到底可以多残忍,每当我们以为它是最残忍的时候,过段时间,你会发现它还可以更残忍。不过这也是我的一家之言,结果到底是多残忍,谁知道呢?不过,无论多么残忍,我们始终得活下去,不是么?况且,生活不总是残忍。

(责任编辑:jpc)
教育搜
每日重点推荐
  • 《西决》之东霓

    前不久我和管管去看那个摆在校园的书摊,看到笛安的《西决》。我说我没有看过,她说她...

赞助商链接
一周热点文章
乐读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