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原创 > 我的观点 >

感谢真凶

时间:2015-04-07 14:46来源:网络 作者:程予东

郑振铎的《猫》你看了没有?如果你曾经看过,我想着你大概能够理解作者言辞切切说永不再养猫的懊悔心情。他能不懊悔吗?想想自己都做了些什么,因为那只被人遗弃的猫花色不好看,样子瘦,性情忧郁然后就堂而皇之的表明了自己的不喜欢,而且几乎是全家出动表明了对它存在采取的可有可无的态度。由此才会滋生下面的判断,这不,当妻子买来的一对芙蓉鸟死了一只时,怒不可遏的认为就一定是猫做下的罪,尤其是看到猫在露台上晒太阳的时候嘴里好像还在吃着什么东西,更是发昏到断定那咬的就是鸟腿,遂拿起一根木棒把猫打到了屋瓦上。这样的行事方法依据是什么呢?当然少不了对它的不喜欢,因为不喜欢所以不去深入了解,所以把这只猫曾经跳到桌子上对鸟凝望过的事儿当做一条断案原则,再加上妻子对张婶说的猫会吃鸟的话,更是强化了这样的断定。我们一眼就看出这些所谓的依据完全出于主观臆断,没有任何的真凭实据。在这样的基础上下结论焉有不滑稽之说?果真后来当“我”听到李嫂在楼下喊猫又来吃鸟了时才看到作恶的是一只黑猫。

我们真该感谢这只黑猫的出现,不然被冤屈的猫死了到阴间也洗脱不了罪名。试想如果不是这只黑猫的出现,那被我断定杀鸟凶手的猫还能有昭雪的一天!这时开始懊悔了不成,懊悔能得谅解吗?当然不能,遑论鸟已经暴死屋瓦上,就是活着猫也不会对你说,噢,没关系,你不用太过自责了。为什么?不为什么,很简单,它是一只猫,一只不能说话,不能辩诉的猫,如此而已。有人或许会说,不就是一只猫吗?屈死也就死了,不足惜的。呸,此言一出,大概会被口水活埋了。大家都知道,猫也是一条命,从生命的意义上来说,不该有高低贵贱之分,那些把生命分成等级的实在扭曲了造物主的旨意。退一步讲,人啊,不总是在动物面前以强者自居吗?但是请不要忘记,强者的使命不是任意糟蹋生命的,而是要护佑那些弱势群体。也即是说,最大的权力不是让其***,而是让其得生。

这样的罪过之事难道只在人与动物之间才存在吗?否。人的社会中真是长久不衰啊。我们知道待人凭好恶、依主观来判断,必定乏理智,必定不以事实为准绳,难不成会重演葫芦僧判断葫芦案的闹剧悲剧。如此做法,危害何在?从小处来说可能因为你的以貌取人、以人废言紧张了人际关系,失却了人心,导致了一个人的怨怼或者其命运的起落;从大处来讲,国家权力机关中的当权者不是上演过三人成虎,莫须有,宁可错杀一万,也不放走一个等等令人疾首的往事吗?屈原蒙受诬陷,楚国难逃覆亡;苏轼遭乌台诗案,被放逐蛮荒之地;……如此行事,真是祸国殃民了,国家焉有不陷入混乱之理!原以为这些都成了历史,在故纸堆里泛黄,谁料想,在今天,在今天的国家权力机构,竟然一而再的出现雷同事件。那个被判作杀人犯的赵作海老汉,如果不是因为“被杀”的人出现,赵作海是不是至今还呆在监狱里?当然只有这一种可能。那个被判作杀人犯的呼格吉勒图死后十多年真凶落网。如果不是因为真凶出现,呼格吉勒图是不是铁定的杀人魔头?当然只有这一种可能。“被杀”的人和“真凶”的出现就像那只黑猫的出现,黑猫的出现证明了家猫的无辜,被杀人和真凶的出现证实了赵作海的清白,呼格吉勒图的无罪。真是要感谢“被杀者”和“真凶”的出现,不然赵作海的案子和呼格吉勒图的案子还能有翻身的一天?想想真是悲哀,一个青壮年男子被强加的罪剥夺了人身自由,投到了高墙内接受改造,一呆就是11年之久,他的家人跟着承受心理的艰苦不说,他自己内心承受的定是无可消弭的怨恨,怎么活着实在让人难以想象,我们只看到他出来的时候,两眼囷囷,华发尽生。一个年仅18岁的青年被妄加的罪剥夺了年轻的生命,父母亲肝肠寸断,负着恶的罪名屡屡上访无果,家中兄弟生计遭到排挤打压,战战兢兢,惶惶不可终日,被寒风吹彻的日子延宕了18年之久。

试想是谁导致了这样的冤假错案!当然是执法者,当然是执法者不以事实为考证,又想尽快结案(“呼格吉勒图案”发仅仅61天后,法院判决呼格吉勒图死刑,并立即执行),以此显示自己的能耐,结果就让人付出了如此沉重的代价。有人还说不是得到了补偿吗?补偿点钱算什么啊,拿钱买你的自由,并且把莫须有的罪名加在你的身上,关你11年试试;拿钱取你的性命,让你的父母在炼狱般的尘世间苟活18年试试,让你的兄弟处处遭遇冷眼讥讽生活难以为继试试。

如果说郑振铎以永不养猫来惩罚自己曾经对弱势群体——“猫”所犯下的不可弥补的“罪过”代表着文人的良知的话,那么我们中的每一个是不是都该谨持这样的良知,在这样的良知指引下学会用理解的心走近,学会用关爱的眼打量,学会用理性的尺丈量。作为执法者在判案时是不是更应该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如果没有做到这本应做到的事,难道要我们寄希望于真凶出现再来重申案件吗?果如是,那些逝去的时间能够追回吗?那些破碎的家庭能缝补吗?那些被冤屈的生命能再现吗?寄希望于真凶出现这是多么荒谬的设想,不出现呢?破碎就是当事人的破碎吧,冤屈就是当事人的冤屈吧,这难道会是“赵的悲剧”“呼的悲剧”?这很有可能是我们每一个人的悲剧。以感谢真凶的方式来凭吊那些无辜的魂灵是多么黑色的幽默啊。

(责任编辑:kily)
教育搜
每日重点推荐
赞助商链接
乐读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