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原创 > 情感小调 >

情感小调

  • 勿忘我

    我这次从加拿大温哥华飞回祖国,距上次仅有5个月。这次是一个人,但带回了一位八十岁老人的骨灰,那是我第二任丈夫任守年的,他两个月前永远地走了。 为何要带回...

  • 阳光下遮了一层灰色的纱,颜色淡了些许。 灰色,是主题。灰色的天,灰色的墙,灰色的雪,灰色的世界。就连我也沾染了灰色的一笔,淡淡的一笔,却遮住双眼的一笔...

  • 记忆中的厨房

    一家人一起在厨房做点什么,吃是一件共同的事,一件循序渐进的事,一个过程,一种珍贵的回忆。 前段时间,重读寿岳章子的京都系列之一《千年繁华》,这个日本的...

  • 她说

    走在里面的人总是那么的快,就像跑八百,我们都想跑在最里面的那一道,但我总会不知不觉地被逼着跑到外面那道,很累很累她说。 我们在一条还没有成路的土地上跑...

  • 那些关于初恋的小残片

    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我感觉我的生命到了传说中的青春尾期,甚至我能想到若干年后的自己的生活是什么样子。这样如何?小时候总是憧憬未来的我会在哪个城市,转了一...

  • 火车道谢

    在老家流传着这样一个说法儿,说是上世纪七十年代初,襄渝铁路通车后,十里八村沸腾了,都跑来看景看稀奇。有些个老年人抱着一大捆玉米秸秆,一路小脚蹒跚,将玉...

  • 趁你小

    最近两年,突然感觉自己老了。先是头发老了,两鬓和头顶渐次泛白,起先是一根,后来是一簇,到最后成了一片,霜打了一样,泛白发蔫。慢慢地,眼睛老了,以前一眼...

  • 别致的成人礼

    老师说下午我们要举行成人宣誓仪式,然后给我们每个人都发了一枚红色的成人胸章。 老师口中的成人宣誓仪式,该不会就是日剧中传说的成人礼吧?我看着我桌上的那...

  • 马拉松不仅仅是一项运动

    当我开始跑步,并为马拉松做准备时,有朋友好心的问我:你累不累啊?也有不理解的朋友问我:你是在自虐么?当然更多的朋友会说:加油! 关于马拉松,我想说的是...

  • 看得太远,未必就好!

    《我与地坛》的作者史铁生为我们大家所熟知。他1972年因病致双腿瘫痪回到北京。1979年开始发表作品。活到最狂妄的年龄上忽地残废了双腿。在20世纪90年代,受到后...

  • 收割机·父亲·我

    又到了收割稻谷的时候了。微风吹起,一阵淡淡的稻谷香味扑鼻而来。稻谷们天天顶着烈日,早已经不耐烦了。它们露出金黄的稻穗,提醒人们快点来收割它们。马路旁的...

  • 杀狗

    这几天,天气突变。气温反复无常。感冒的人特别多。忙得我透不过气来。 下午,医院没有太多的病人。我独自一个人坐在办公室发呆。突然阵阵的咳嗽把我惊醒,来了...

  • 爱在哪里?爱就在这里

    多少流金岁月,在不知不觉中悄悄逝去,留下的只是一串串美好的回忆,这一串串美好的回忆往往让我们终身难忘,使我们能真正感受到生活的美好。有点遗憾的是,这些...

  • 曾经有段岁月 它叫青春

    时间很残忍,时间总会在我们不经意间带走许多,最美好的年华韶光易逝,一旦放手,即使我们努力奔跑也无法挽回。似乎纯真停留在了那个阳光明媚,天如蓝海的烂漫花...

  • 万家灯火时

    天又渐渐的黑了,海园的灯已经亮起来了。我孤身一人拖着早已疲惫的身驱,再次爬上了学校图书馆的顶楼。从图书馆的窗户中定眼看这座城市,在灯火绚丽的映衬下,这...

  • 首页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下一页
  • 末页
  • 721070
相关栏目
情感小调每日重点推荐
  • 那些关于初恋的小残片

    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我感觉我的生命到了传说中的青春尾期,甚至我能想到若干年后的自己...

情感小调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