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原创 > 情感小调 >

农耕的“趣味”

时间:2015-09-24 09:38来源:网络 作者:李玉良
农耕的“趣味”

四月已至,农民要播种了。新的一年农耕又开始了。早在惊蛰时节,农民就开始浸种。俗话说:“懵懵懂懂,惊蛰浸种”。所以真正农耕算起来,是从3月的惊蛰时节开始的。

所谓浸种,就是将选好的种子放入清水中浸24个小时,然后加入强氯精再浸12小时左右。这加入强氯精的量,目前大部分是每10克强氯精,加3.5公斤的水浸3公斤的种子。最后将浸后的种子反复冲洗,彻底去掉药味,再用蛇皮袋装好进行催芽。

浸种的目的是使种子较快的吸水,达到能正常发芽的含水量。而加入的强氯精则是一种消毒抗菌的药物。等到浸好的种子发芽后,也就是每年的4月上旬就可以播种了。播种后的种子用塑料薄膜盖好,等到下旬左右就可以插秧。之后,经过施肥、打农药、除草……到7月中旬就可以收割。我这里说的是早稻,像我们南方一年可以种两季。早稻一般是4月上旬播种,下旬插秧,7月中旬左右收割,晚稻播种一般在6月底7月初,在7月中旬左右插秧,11月上中旬左右就可以收获。

记得以前,每到放暑假时,也正是收割的时候。那时,我们那里还没有收割机,采用的仍然是传统的收割方法。一到收割的时节,我们就全家出动。正值骄阳似火的六月,早早吃过早饭后,哥哥便挑着挡木板,父亲和母亲一起扛着“滚筒”式的打谷轮子,(打谷轮子外形是一个圆柱形,用生铁铸成两个带孔的圆盘,两圆盘之间穿入多跟木条,每根木条上钉有一排U型的八号铁丝,把一捆割好的的稻穗放在上面,稻谷和稻草就分离了。)而我呢,拿着割稻草的镰刀,提着水壶跟着他们身后。到达田地后,我和母亲还有哥哥便开始割稻穗。割稻穗是把田地里的稻穗割成一束一束的,母亲割的一束有很多根稻穗,而我割的一束却很少。我主要考虑的是,等会儿递送稻穗时好拿一点,而母亲则是希望能快点收割完这亩地,以便收割下一亩。

而父亲呢?则要再回去,把打谷桶搬来。打谷桶是外观略显梯形的容器,底下有一个踏板,把打谷轮子装上去,带动“滚筒”轮子高速转动。打谷人将稻穗放在“滚筒”式的打谷轮子上,即可完成稻穗脱粒的功效。踏板一般由两个人同时踩,这样没有那么吃累。一边踩着踏板,带动打谷轮子高速转动,一边同时双手紧握稻穗束的末端,把有稻谷的一头放在轮子上就可以脱粒。打谷机旋转时,会发出“嘭嘭嘭”的急促声响,踩得越用力,声音就越大,就好像旧火车发出的声音一样。每当收割的时节,这个声音,就成为了空旷的田野里最动听,最悦耳的乐章。而为了不使已脱粒的谷,飞射到桶外,就在打谷桶周围插上4块挡木板,就像给打谷桶戴上一顶帽子一样,这样已脱粒的稻谷,就基本全部落于桶内了。

等父亲把打谷桶搬来,组装完成后,就可以收割稻谷了。而我和哥哥扮演的常常是递送稻穗的角色。我们倒拿着稻穗束递给父亲与母亲,就好像医生做手术时,护士倒拿着机械,给主刀医生一样,一束接着一束来。有时候,天黑了,怕收不完这一亩田的稻谷,父亲与母亲就会用力将打谷机的踏板踩得飞快,那打谷机,就像发了飙一样的野兽似的吼叫,也有点像千军万马的阵势。而此时,我和哥哥便会小跑式的递送稻穗。为了节省递送的路程,一般打完一段,就会把打谷机往前挪一段。

一天收割下来,全身无力疲累极了。而父亲母亲则会更累。他们不仅要用脚使劲的踩踏板,而且双手还不能停着,几乎全身都在费力。一天下来整个身子都快要散架。但不能就不收割了,等休息一晚,明天再继续,直到把田地里所有种的稻谷都收割完为止。有时为了挣钱,还得帮别人收割。早稻收割又是在每年的六月伏天,太阳如火一般的灼热,就是人站在外面不做任何事情都流汗,更何况是全身都要运动呢?

不仅全身疲劳,而且手和腿还会又痒又痛。因为割稻穗或递送稻穗的时候,手会时不时地被稻穗的叶子割伤,有些是被飞射出来的稻谷所伤。特别是在手上,会被稻穗叶子,割出成百个红红的小点儿。整只手就像患了天花的脸一般。最惨的是洗澡,冷水还好,洗热水澡时,真是疼痛难忍,那一种痛苦,就犹如伤口上撒辣椒、盐水一般的难受。

稻谷收回来以后,还要把它晒干,然后才能入自家的粮仓。晒谷也是一件既不省心、又不省力的事情。收割回来的稻谷里中,还夹杂一些琐碎的稻穗叶子与叶毛毛,而且还有打屁虫。不像收割机那样,在收割的时候,所有的杂质都被吹走了。所以晒谷时,务必把这些杂质都清除干净。经过拿竹扫把在平摊的稻谷上轻轻地扫,用筛子筛,等到谷快要晒干时,再用转谷风车进行筛选,留下的就是一颗颗饱满的稻谷了。转谷风车是利用风力原理,把空壳的谷选出来,颗粒饱满的谷由于重,自然就不会被吹出去。

六月伏天,虽然天气很好,温度也高。但是南方的夏季也是雷雨多发的季节。天气变化莫测。明明是大晴天,一到中午时分,顿时黑云密布,雷声阵阵,一场雷阵雨随时来临。在这吃午饭的时候,我们会把晒的稻谷赶快收回来,有时因为雨下得急,晒的稻谷又太多,来不及收完全部时,我们就会把晒的谷推成一个土堆,然后用塑料薄膜将它们盖好。雷阵雨来得急,去的也快,农民早就有经验了。等雨停了,太阳又出来时,我们又会把稻谷推平晒出来去。有时一天要做两三次这样的举措。老天爷也常常会跟你开玩笑,明明有一场雷雨即将落下,可当你赶紧把稻谷收回家后,它又偏偏不下了,我们只得又把刚收回的稻谷,担出来继续晒。

等把早稻收完,晚稻又要开始插秧。每年的农耕从3月开始,一直到11月底才能告一段落。循环往复,年复一年。农民就这样一年辛辛苦苦的忙到头,好在现在大部分人都只种晚稻了,收割机也有了,每到收割的季节,田野里传来的是阵阵收割机的声音,但偶尔还是能听到,从田野里传来的打谷机的嚎叫的声音,嘭嘭嘭……

 

点击下载__乐读APP(Android)__每天更新好文章

乐读APP二维码

(责任编辑:kily)
教育搜
每日重点推荐
  • “负心”的父亲

    一次,我和几位好友闲聊。说着说着,一位好友向我们讲述了一段他自己亲身经历的事情。...

赞助商链接
一周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