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原创 > 文笔小筑 >

幸福人生

时间:2015-08-12 12:36来源:网络 作者:shine
幸福人生

“立夏”节气早已过去,“夏至”也要到了。尽管早上微凉,中午有阳光,穿短袖T恤着凉鞋的人也不少,但这些天却有种秋天的味道,甚至时感将获的美好。

认识一位失夫后再婚的大姐,如今的爱人是一位“海归”,年长四岁,身材欣长,仪表堂堂,头发稍许斑白,痛恨不忠,无论何时都和颜悦色,好好先生。大姐的孩子几年前毕业于北京大学新闻系,如今在某外资企业工作,即将步入婚姻,这事使大姐很欣喜,时常憧憬抱外孙的乐事,如此这般,每每聊起孩子都喜颜于色,谈到爱人也是高高兴兴的。大姐也是个老大学生,有知识有文化,也有能力,只是体质比较弱,她的手却温热,软软绵绵的,指头也很纤细,像她的身材一样。她不太能讲话,也不太能走路,讲多声嘶,走多腿软。我们一起散步,她也总是穿得严实,常常需要穿上一件薄罩衫,大多时候也不会带上她爱人,仿佛我俩有好多不可告他知的秘密似地。其实,我们散步很多时候就是闲走,瞎聊,看看我,盯盯她,还望望河。

记得有次下班刚到家,她便打电话邀我散步。急急忙忙见到她时,她的样子有些不开心,她说:“我不想在家看他的脸色,就约你出来走走了!”我问:“怎么了?”,她说:“今天我们都不想做饭,我问他吃什么好,他说吃火锅,我说吃鱼,结果就这一句,他突然火冒三丈!还说,每次都是我即使不想吃都陪你吃,你从来没想着陪我吃,以后再也不陪你了!”。说这话时,大姐有些哽咽,拉着我的手也有些收紧,但始终眼光看着前方,既没有没有低头,也没有让眼泪流出来,我心有些紧,但仍然没有言语。我俩默默走了一段,她接着说话,声音很细,又仿佛自言自语。她说:“他从来没有这样吼过我,以前他在其他区上班,一周见一次也没觉得疏远,还很亲热,现在每天两个人在一起反而事端多了,越来越怕和他说话,根本猜不准哪句话就给他得罪了,什么时候都得小心翼翼的,真的是如履薄冰了。”

如此叙叙叨叨到了马路交口,有红绿灯。夜晚的这里,从来就不少热闹,有烧烤摊,卤肉摊,菜摊,还有水果摊,这就是人间烟火了吧。

当红绿灯跳过1,我和大姐默契的选择了朝着河边的方向前行。此时的大姐显然怒愤未消,接着说:“星期天上午,我在家做清洁,他在看书,我突然像怀孕似的想吃油条,于是就给他说想到附近巷子去买,他也同意了,等我十来分钟后回来,看到他脸色又变了,他劈头问我,你走后我突然觉得很不好受,你是不是出去给哪个打电话去了,不想让我听到?"说这话时,她声音突然沙哑,像吸进一只苍蝇,脚步也陡然顿住,我有两秒的错愕,扭头看向她,她的脸有些拧住的样子,路灯下也能看到她微微的泪光,仿佛还能看到张大的毛孔。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好拥住她的肩,拍拍她的背。我看到她有一个吞咽的动作,然后接着说:“他儿子从国外回来,给我买了礼物,但他走时,我给了那孩子五千元礼金,我不想亏欠他。但他说,我看不起他,嫌他收入比我低。其实,我们这年龄再婚,都是想人生有个伴侣,感情有个寄托,能够一起分享生活的苦乐,哪会去计较那些东西。”我想说,只有彼此都珍视的感情才容易刺伤对方,两个婚姻挫败过的人能在一起是难得的缘分,需要彼此珍惜,彼此包容,但最终也没说出口。我对婚姻没啥经验可谈,怕说不好反而使她不开心。

去河边的路,有一段有点黑,地也不怎么平,大姐爱美,穿的高跟鞋,我轻轻扶着她的臂,充当她的小拐杖。滨江路很热闹,马路下的第二梯级的道路上都是一些喝茶或者夜啤酒的排挡,还有两人、三人脚踏车以及遛狗的、遛弯的和貌似玩极限摩托车的年轻人,无论大人、小孩,她们都在以自己独有的方式绽放着自己的人生,也许精彩,也许落寞。

傍晚的江滨灯光氤氲,空气中有着烧烤味和些许醉意,也带着些清凉,像一位站在高岗上的老人在回忆人生的漫长。河中的水量在这个季节也不多了,夜晚的河面看起来仿佛窄了许多,也没有风,但在灯光的照射下,仍能看到微微的水波荡漾,像大姐的心情一样。我们俩牵着手在银杏和香樟树下慢慢走,脚步像河上闲闲泛步的舟,直到河对岸的楼影仿佛都变长了,大姐突然扭头问我:“你看,这么久了,他也没来个电话,莫非是他出什么事了?”我盯着惶惑的她,心中说不出什么感觉,有些欣然,有些哭笑不得,觉得感情的事情,真是只有个中人最明白。

大姐的心思不在这里,我便提议往家返,没走几步却突然下雨了。送她到小区门口外时,蓦然看到门口边站着一个熟悉的身形,左手拿一个面包,手腕搭一件浅蓝的罩衫,右手撑着一把巨大的雨伞,拎一双平底鞋,眉眼焦急,左顾右盼。大姐低着头没看见,我着急的对她说: “姐姐,你看!”她朝我手指的方向看去,眼睛定定的看了数秒,泪水缓缓流出,然后少女般羞涩的朝我笑了一下,手搭头顶向大哥跑去。

有些疼痛下面埋着一种无以言表的柔软,就像这雨,虽然打湿了衣衫,冰冷了肌肤,却让一些温暖驻留在了心间。

他们服用了时间这剂药,治愈了时间的伤。每段婚姻、每种感情都没有太大区别,都在各种表象下藏着两颗挚热的心,很隐晦,以至有时无法察觉。正如有人说人生就像杯中酒,会喝的人是享受,不会喝的人是受罪,喝的人不同,个中滋味亦不同。

点击下载__乐读APP(Android)__每天更新好文章

乐读APP二维码

(责任编辑:kily)
教育搜
每日重点推荐
赞助商链接